首页 | 书页 | 个人中心 | 加入书架

正文 第2章,逃婚,冤家路窄

发布:2017/6/6 17:16:57 字数:2106

加入书架

没等卓希把话说完,小丫头已经三两脚把卓希从车门口踢了出去,白皙的小爪子一拉,后车座的门被关上!

她扭头回来眼巴巴盯着身边的男人,讨好道:“你是他主子吧?我知道你不是缺钱的人,但是俗话说得好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我给你两千,你让司机快点开车,到了城外我就下车,是生是死绝对不会连累你!”

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,车厘子一般殷红的小唇,还有稚气的小脸白皙如雪,满满的胶原蛋白。

凌冽深深看了她一眼,瞧着被踢下去的卓希又拉开了车门,不着痕迹地给了个眼神。

卓希原本想要说什么,却又会意地闭了嘴,乖乖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。

卓然也会意地将车重新开到了主干道上。

凌冽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条浴巾,递给她。

她道了谢,接过,毫不客气地擦了起来。凌冽没再理会她,执起钢笔利索地写下一个字,递到了前面:“慢。”

车速一下子变缓,车厢里一下子变得很安静。

没有人看见,凌冽的嘴角似乎又弯了弯。

“我靠!”卓然忽然出声,瞧着擦肩而过的车队,惊讶道:“一连发出十几辆一样的车子出来,这是要组车队吗?”

卓希定睛一瞧:“慕家的车!我认得其中几辆的车牌!”

后车座上的小丫头身子缩了又缩,惊觉到身侧有两道犀利的眸光望向自己,没发现这是凌冽的试探,而像是单纯地被吓住,乖乖自己交代着:“你你不用这样看着我,我是、是逃婚出来的,我家人逼我嫁人,我不想嫁。”

瞧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小家伙,凌冽对她的话有些不信。

他重新打开手里的资料,背着她又看了一眼:慕天星,十八岁。

依着慕家如今的地位,自然是一家有女百家求,又怎会在女儿年纪这么小的时候让其结婚?

她还是独生女啊,自然是从小捧在手心里宠大的,逼她嫁给不愿嫁的男人,可能性更小。

“我不喜欢撒谎的女人!”

凌冽冷冷开口,再次望向她的眼神也是冷冷的,似有要把她从车里丢下去的意思。

慕天星心中警铃大作,誓死捍卫着车门,精致到不像话的小脸满是坚定:“真的!我没有骗你!我父母为了商业利益,硬是逼着我嫁给凌家的四少爷!”

凌冽:“.”

慕天星:“我才十八岁啊,可是那位四少已经二十六岁了,都那么老了,还要老牛吃嫩草!”

凌冽:“.”

慕天星:“你也一定听说过,四少为人怪异的很,脾气阴晴不定,家里那么有钱,二十六岁还不恋爱结婚,搞不好他有严重的心理问题!没准,他的生理也有问题呢,那我嫁过去,每天受气提心吊胆不说,还要守活寡!”

凌冽:“.”

慕天星:“我死也不要嫁给这种男人!”

凌冽:“.”

卓然通过后视镜小心翼翼瞥了眼凌冽的表情,只这一眼,就有种“千里冰封、万里雪飘”的感觉。

他匆忙错开了眼,忍不住将车里的暖气又加大了些。

卓希捏着袖子悄悄擦着汗,这慕小姐该不会是上天派下来专门对付他家四少的吧?

之前在青城救了四少一命,现在又把四少损成了这样。

她到底知不知道、记不记得眼前的男人究竟是谁?

他忽然想起今日凌老爷子一再叮嘱,非要四少回凌家大宅一趟,还说有要事。莫非,这要事就是指四少跟慕家小姐的婚事?

“四”卓希刚要开口,却被凌冽一个眼神制止。

他想要说的,凌冽早已经猜到了。

深不见底的眼眸幽幽地望着慕天星,凌冽面无表情道:“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,凌家的那位四少,十七岁遭遇了一场车祸,所以双腿失去了站立的能力。”

慕天星愣愣地看着他,傻傻开口:“你在跟我解释他至今单身的原因?”

凌家四少爷双腿瘫痪,还是个哑巴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

只是整个江东一带凌家独大,凌老爷子又特别护短,有些身份地位的人若还想要在江东混下去,就很忌讳说凌家四少爷有残疾的事情。

毕竟祸从口出、人心险恶,哪怕只是随口一提,没准落在别有居心的人那里再添油加醋转述一番,迎来的只会是凌家的厌怒与不可预知的灾难。

而眼前这个男人,猜到了她是慕家的女儿,还如此直言不讳地说出凌家的忌讳,这不由让慕天星心中一怔。

凌冽又盯着她瞧了一会儿,补充道:“他还是个哑巴。”

慕天星:“你胆子真大!”

凌冽不置可否地回应:“你胆子也不小。”

她反驳:“我可没提过凌家忌讳的事情!”

“呵呵。”

他浅笑,她是没提,可是她一个小姑娘,却敢逃婚,敢独自跑到下着倾盆大雨的高速公路上,敢随随便便就上了一辆陌生的车,敢当着他的面诋毁他本尊!

小胆儿,挺肥的!

车子驶下高速出口,卓然将车停在路边.

卓希递给小丫头一把黑色的大伞,凌冽也给了她一张白净的便利签,上面写着的,是他的手机号码:“你一个小姑娘逃婚在外,勇气可嘉,车钱先欠着吧,回头安顿下来了,再还我。”

慕天星原本数了两千块放在后车座上,听他这么一提,犹豫着接过了雨伞,清亮的眸子从凌冽的脸上再到便利签上来回流转着.

最后,她在他指尖抽走了那张便利签,也拿回了钱,下车,走人。

车子很快从她身侧驶过,还溅起了一道道水花洒在她湿漉漉的裙摆上。

凌冽坐在原来的位置,一手半撑着额头,一手懒洋洋地在便利签上写下什么,递到了前面。

查?

卓希见到便利签上的这个字,愣了一下:“四少,您是怀疑慕小姐今天接近您是别有用心?”

卓然也道:“会不会半年前青城的那件事,她就已经是个饵了?”

凌冽没有说话。

他不是一个信命的人,更不会相信太多太过巧合。

至于那丫头是不是真的别有用心,只要等着看她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,就知道了。

他让卓希去查,不过是想要知道,如果她真的有问题,那么藏在她背后的人是谁?

热门推荐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对不起,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

立即登录